行业大洗牌来袭?高层地震、业绩巨亏、 经营许可证注销,涉及国药等知名药企
转载     华夏时报

国药高层换血、三生国健预亏两亿,今年的药企年关似乎更加严峻。

“受医保控费的影响,国内药品价格的走向只有一条路:就是越来越低。”国内某知名药企董事长对市场时局的感叹洞察而又无奈。

与此同时,有关方面不断释放出市场调整的政策信号。

1月12日,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议上公布了2021年医疗保障工作十大部署,包括药品和耗材集中招采常态化、跨区域联盟采购、医保目录动态调整等举措。

1月15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,进一步推进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改革,并扩大医用耗材集采范围,以常态化、制度化措施减轻群众就医负担。

医药战略顾问周树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医药市场格局将面临进一步重塑,届时所有药企都将面临转型。同时,只有临床价值高、经济性评价优良的药品、耗材才能稳固其在医保目录的位置,否则就可能在动态调整中被踢出医保目录,意味着将失去参与医疗机构市场的资格。

上市药企充满动荡的一年

在过去一年,国家药监局发布了多批次的药品注册证书的注销公告,其中注销药品数量最多的是在上个月29日,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注销诺氟沙星胶囊等207个药品注册证书的公告(2020年第142号),涉及25家药企,全部为依申请注销。这也意味着,这些药品将不能在市场上流通。其中安徽艾珂尔一家药企申请注销了29个药品。

另外岁末年初,各省发布多则注销《药品经营许可证》的公告,多家药企终止经营。仅2021年第一个星期,注销证书药企就超过了30家。

不仅在售产品发生变动,药企高层人事也频繁调整。1月13日一早,医药行业就被一条突如起来的人事变动消息激起千层浪。原来1月12日晚上,港股上市公司国药控股接连发布几条公告,首先是12日傍晚左右,国药控股称,公司董事长李智明“因个人原因辞职”。

就在业内议论纷纷的时候,1月12日晚上22时左右,国药控股再次发布公告,称其控股子公司、A股上市的国药股份董事、总经理李辉同样“因个人原因”,辞去公司董事、总经理以及战略委员会、审计委员会相关职务。

国药控股是国药集团旗下最大的医药商业企业,2003年由国药集团与复星集团共同出资成立。多年经营之下,国药控股成为国内医药流通领域当之无愧的巨无霸。李智明和李辉的离职,因为顶着“国药”的名头,引发外界关注。

实际上,据医药云端工作室不完全统计,在过去一年里已经有150位上市医药企业的高管离职,其中,董事长(副董事长)、总裁(副总裁)级别有55位。包括复星医药、康恩贝、海正药业等知名企业。

此外,跨国药企人才流动也是极为频繁,据新浪医药统计,今年医药行业共有17位跨国药企高管发生密集变动。比如原吉利德全球副总裁及中国区总经理罗永庆;原GE全球高级副总裁、国际业务总裁兼CEO段小缨离职的消息。

周树认为,过去一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于医药市场影响非常大,加上医保目录改革、第三批集采、医保控费的冲击,药企的营销管理模式都在面临大幅调整,高管人事随之频繁变动也在意料之中。

新格局下谁能赢得“游戏资格”

全国药品集采进行得如火如荼,各省市地区也纷纷启动集采试点,将慢病、抗生素、抗肿瘤药等药品纳入省级集采,而以四川牵头的“六省二区”的首次跨区域采购也在本月启动实施。前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采共涉及112种药品,平均药价降幅为54%。不仅为患者和医保基金节省了数百亿元,同时也正在改变着医药市场格局。

除了药品集采之外,医保目录动态调整也将影响整个产业格局。 去年12月,第五轮医保谈判正式结束。本次谈判共涉及162个药品,最终119种谈成,平均降价50.64%。其中,有14种目录内且单药年销售金额超10亿元的独家药品谈判成功,平均降价超四成。

身处力度空前的价格谈判之中的药企,受到的影响有多大?三生国健堪称典型案例,1月18日晚,三生国健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告,称公司2020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约为1.94亿元到2.24亿元。而2019年度,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为2.3亿元左右。同样是两个亿,只不过一个是盈,一个是亏。

三生国健的王牌药物是TNF-α抑制剂“益赛普”,是辉瑞公司原研药“依那西普”的生物类似药,于2005年上市,直到2020年,三生国健才有第二款创新药物“赛普汀”获批上市。2017年,益赛普纳入医保目录,代价是价格下降超过50%。2020年10月21日,三生国健又宣布自降价格,“益普赛”在全国范围内逐步降价50%。2020年底,“赛普汀”也通过了医保谈判进入目录。

对药企来说,进医保是争夺院内市场的关键一步,但是进去之后能否实现利润增长,还是未知数,而不进的话意味着连参与竞争的资格都没有,没有了渠道又谈何销售利润。

有国内药业曾公开表示,医保的压价触及了药企的成本线,因此被医保拒之门外,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药企也应该寻找自身的问题,在医保砍价和带量采购之前,一些药企已经过了多年“躺赚”的日子,没有去认真开拓基层市场,没有风险意识的战略布局,一旦竞品拥入,医保谈判之后,就变得被动挨打。况且医药集中带量采购常态化已确立成为制度。

1月12日,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议对2021年医疗保障工作进行了研究部署,“药品和耗材集中招采常态化”已列入到十大工作任务之一。同时,医保目录动态调整、跨区域联盟采购、医保基金结余留用等举措也位列其中。

上述十项重点工作的持续推动下,中国医药市场将形成新格局:常态化药品集采将促使仿制药替代全面加速;医保目录动态调整将让大批创新药进入公立医院市场;医药服务价格改革挤出药品价格的多余水分,医疗机构和药企的收入模式都将改变。

周树认为,面对竞品不断出现,医保改革持续推进,国内那些依赖单药产品模式的药企将成为首先被洗牌的那一批。